同心by脉脉

看了百分之十左右,文笔很好,略平淡,不温不火。因为家里有人做窑器这方面...所以看到一些烧窑的描写会有点出戏233
这一个礼拜真是丧到极致,不想出门也不想和人说话,被长辈看三秒钟就觉得等会就要被训,和人相处也特别不自在。
看不进去书,也懒得动笔写作业,十几天后就有一个特别重要的分班考也不想准备。(关系到高中三年的那种,因为我们学校的班级不是流动性的,如果这一次不进实验班就没有机会了)抱着手机一个人躲着,也没有什么特别想看的,刷一会小说就攻控上身看一篇就弃一篇,严格程度简直让我怀疑是把自己代入攻了想作天作地。
以前喜欢过的人嘛...啊不想说了,真的不想再分到一个班了哎,出于人性各种阴暗面,比如难自禁,比如意难平。但估摸了一下人家的成绩和自己的,要想不同班只有一个方向,就是我考不进重点班。
但想想不在一个...

别的学校是一天背二三十个单词,我们学校是一天背125个单词,怎么会这样。

魔道祖师不论有没有抄袭或者有没有融梗我都不会关注啦,陈情令播了以后忘羡女孩是不是都要变成羡情女孩了,哎。

衔烛龙(一)/羡忘 (链接戳评论)

风陵渡口初见尔,从此青云羡鸟飞

驻唱x设计师

青云羡鸟飞,原意是形容做官的拘束,这里拿来和前句凑一下,想表达求而不得的意思。

“自居为弱者的人,堕落最快。最初只是激愤不平,下一步就允许自己做各种各样的坏事,因为他觉得,反正自己是受了委屈的一方,做什么都情有可原。他纵容自己,便以为别人也同情他,而不知外界的舆论,和他那个小天地中的并不一样。”

——《以己之恶,成人之美》

蜀道难

“不论乱世盛世,一场兵戈,留下姓名的都是这些发令之人。可那些手上溅了血的,伤阴骘的出手之辈,到头来名字不传,心事不传,多么可惜。”  

“可我想让你记住我。” 

晓薛晓,各种意义上

架空,甜甜甜。

一.   

  雪已经下了一夜。 

 进山的队里有南方人,上山的时候喊得好像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大的雪,这么冷的天一样,现在都在哆哆嗦嗦地翻包找汤婆子。  

道旁的残雪在夜里闪着刀剑一样冷硬的光,月色被云层筛成薄薄的霜,银箔似地洒了一地,风若有若无地穿过阔叶林,像极伟岸...

离别是一件很复杂的事。

“ 离”字,在甲骨文中描绘的是鸟脱罗网的情状。而在篆文里则是形容鸟被罩住,挣脱不得。前者有一份天高海阔的潇洒,后者却似杜鹃啼血般悲戚。

单从构字来看,仓颉造字时留下的一个“离”字,在篆书中就衍生出不同的含义。落到后人文书里,更是演绎得十足精彩。

以前读杜甫与裴迪的和诗,杜甫在诗里说,岁末春寒,蜀州的落梅如雪纷乱,你若见了,如何不想起我?可惜自你我离别后,我的两鬓也与梅一同衰白了。
千里外遥领故人相思,还不忘感慨自己已至垂暮之年,凝练在字句间的深情之苦,苦痛之深,实在是诗圣作派。

你我也许久未见/薛晓薛


薛洋第一人称
非常ooc,真的碎碎念
现代设定

一.

现代人都喜欢问一句话,什么是爱情。

情窦初开的学生垫着脚往毕业留言墙上问,青年抱着酒瓶子哭得稀里糊涂地问,中年人在困饱两餐的日子间把问题吞进肚里。

那时候我正和隔壁班的女孩谈着一场温水煮青蛙式的恋爱,压着十二点的最后一秒在操场打球,向着对岸宿舍楼唱晴天和屋顶,对着历史课本昏昏欲睡。
直到有一天我拧开宿舍的水龙头,发现里头的水流成了利比亚国旗。
我在那个女孩给我发好人卡前阻止了她的话,不是因为我对她余情未了,而是为了她新男友正在一旁跃跃欲试地要干架。

进班主任办公室的前一秒,我想好了,就算把篮球锁进器材室,背政治提纲,砸了吉他,也不会再早...

基妹的结局我不接受!不接受!太不科学了嘛。但是其实,这个ooc到不行的刺杀的举动却有一种献祭的美感,大概是抖森演得太好了,虚以委蛇的隐忍,向锤哥承诺的决然,孤注一掷的表情……啊漫威我讨厌你!

© 季子安否|Powered by LOFTER